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engjinfang0829的博客

文学是我心灵的皈依

 
 
 

日志

 
 

平遥古城记  

2009-04-25 09:53:55|  分类: 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幸去平遥,而且是去过记者节,觉得很兴奋,虽然只是个“冒牌”记者。站长开了他新买的越野车,载着我们几个上路了,不多时就到了约定的地方。等大家都陆陆续续到齐了,就由导游带着我们参观向往已久的平遥古城。

这是一座具有27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保留了我国明清时期古代县城的原型。踏上古老的城墙,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那一座座无声的雕像仿佛在诉说着曾经的一切。你看那两个打更的士兵,似乎在悄悄地说着什么;而那些剑拔弩张士兵,仿佛正在瞄准外来的侵略者。我们抚摸着古老的城墙,与这儿的每一块城砖亲密接触,与每一座雕像合影,仿佛要在这儿找回往昔的一切。大家沿着古城墙慢慢地走着,一边听导游讲述,她说,整个城墙上有3000个垛口、72座敌楼,象征着孔子的三千弟子及七十二贤人。哦,原来这看似用来御敌的城墙,却也暗藏玄机,古人的智慧真是无与论比。面前出现了一口巨大的水缸,同行的王老师饶有兴趣地问我:“你说这是做什么用的?”我说:“估计是用来消防的。”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接下来我们去的是著名的“日升昌”票号,它位于古城西大街。清代晚期,总部设在平遥的票号就有二十多家,占全国的一半以上,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创建于清道光年间、以“汇通天下”而闻名于世的中国第一座票号“日升昌”。银行史上笫一家票号,这就是最初的银行雏形。三年之后,“日升昌”在中国很多省份先后设立分支机构。在后来曾一度时期操纵和控制了中国的近代金融业。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每座院子里都有一个大水缸,说是“聚财缸”,图个吉利,缸底已经积聚了一层厚厚的游人扔进去的硬币,看看慢慢下沉的硬币,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日升昌”昔日的辉煌场景。

让我长见识的是那时“日升昌”已经有了最初的防伪办法。他们会把填好的汇票从中折好,一撕为二,由客户和票务各持一半,票号这一半由汇票通过政府邮政部门寄到客户指定的提款地的票号分支机构,客户及其亲属持另一半汇票可到那里提取银两。汇票防伪的措施有很多,一般主要是靠:笔迹(专人书写)、印章、水印(四个角都有日升昌防伪水印)和汉字密押防伪标识。通过以上这些防伪措施的实施,日升昌票号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经营过程中未发生过一起误领、冒领的事件。这就是最原始的防伪办法,您说,我们的“日升昌”前辈们是不是忒聪明呢。

平遥城内的许多街道商铺都体现历史原貌,走在街上,那古色古香的韵味迷醉了游人的眼睛,大家四下里散开去寻宝了,走进一家家店铺去掏自己喜欢的古玩了。等到集合时,手里都拿着一两样心爱的物件,你看,站长买了一个特大号的挠痒痒的,还喜滋滋地当宝物捧着一个茶杯,说是把他和一个女孩的合影弄上去了,花50元买了两个,一人一个,留做纪念;王老师不愧是舞文弄墨的,不知从哪儿掏得两张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画像;小贾是个年轻女孩子,当然买了自己心爱的银项链和银手链,让我们替她辨别真假,大家凑上去摸了摸,王老师还用牙咬了咬,但可惜没有一个是懂行的,只说又不太贵,无所谓的;而我则是一个讲究实惠的人,提了两件平遥的特产:长山药粉和加工后的蜜枣,打算回去后孝敬我姑的。  

平遥古城始建于西周宣王时期,自公元前221年中国实行“郡县制”以来,平遥一直是作为“县治”的所在地,延续至今。这是中国最基层的一级城市。我们大致参观了一下县衙署,平遥县署保存完好,座北朝南,大门东侧有一面喊冤大鼓,西侧设有申明亭,主要是进行诉前纠纷调解,能不告则不告;如果调解无效,非告不可,则由衙门专人在此代写状子。其中大堂也叫公堂、正堂,这里是知县举行重大典礼,审理重大案件以及迎送上级官员的地方,地上已经被前来喊冤的人跪出了两个深深的凹坑,可见县衙年代的久远;二堂主要是处理一般民事的地方,也是知县办公中间临时小憩或幕僚商议政事的地方,因此,叫作退思堂。内堂亦称内宅,知县不但在此宿居、读书、办公,而且有些涉密案件或不宜公开案件也在此审理。

然后我们又到了厨房,墙上明确写着县太爷一日三餐的食谱,只有来了客人或是上级官员来检查,才可以加几个菜的。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前些年中央规定的“四菜一汤”,真的能照章执行吗?未必呀,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公款吃喝,喊了多少年了,还不是形同虚设,甚至越演越烈,发展到了出国旅游,此类事件已经屡见不鲜。“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在封建社会究竟能有几个真正清正廉明、与民做主的“父母官”呢?

县衙的最北边是牢房,其余的牢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是一排低矮的小房子,里面有一盘土炕和一个灶台,而关押死囚的牢房就不一样了,更小一点,没有一扇窗户,不留一点亮光,令人不寒而栗。让一个濒临死亡的囚徒呆在这样一个可怕的地方,真是够残忍的,我真的不敢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平遥之行就这样结束了,出城的时候路过昔日的吊桥,吊桥已经被保护起来了,但还是特意留了一段供大家思索,因为那段路面上已经被当年的木轮车碾出了两道深深的辙痕,据说是拉银子的车留下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