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engjinfang0829的博客

文学是我心灵的皈依

 
 
 

日志

 
 

梦想的碎片  

2009-12-15 17:18:56|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庆邦说:“有些事情,就像我们的胎记,无论怎样折腾,都摆脱不了。”我不知道这句话为何如此深刻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现在拿来或许是想表达一种辛酸或是无奈吧。

                                                                                                ——题记

        结束了一段时间的打工生活,我背着行囊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小城,在这个小城生活了大概有十年了,它虽然接纳了我,但从未给我带来过好运。在别人的动人的故事里,我总是流着自己的眼泪,我的落寞只有我知道。在我的人生履历上,除了失败还是失败,这么多年,我已经忘了幸福的滋味,我不懂如何去描述,我的文字因此千篇一律,充满了伤感和无法救赎的绝望。人生的一次次失落,让我明白,生活不是由美好的空想与愿望组成的,一种事情一旦有了不好的兆头之后,再也回转不过来了,这种情形就被人们称之为命运。

        生日在不经意中姗姗而至,本来每年的生日都要被母亲召集回家去过的,可今年她去了姨家,走的时候特意叮嘱我,一定要过,别忘了。躺在床上把所有的人都筛选了一遍,就拨通了平的手机号,告诉她今晚请客,本人今天生日。她说那你快来我家吧,我家今天吃糕了,还有呢,一拍脑门才想起,她先生和我同一天生日。快速跳上一辆公交,直奔她家。吃着她做的油糕,不断地赞叹这家伙的厨艺越来越精。

        平和我算是忘年交了,嫁了人后就一直做全职太太,现在女儿已经上高中了。吃完饭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我们从少女时代就这样,一连聊一个晚上也不愁没话题,但过后却不知道到底说了些啥。天渐渐有些黑了,媛回来了,长得秀气而修长,见了我惊喜地叫了声姨。三个人下了楼,去哪儿吃呢?让媛决定,媛现在可是大姑娘了,说哪儿也行。就那样溜达着,平提议说要买个蛋糕,我说不用了,随便吃点就行了,不必在意。可平非坚持。提着做好的蛋糕,我们信步走进了那家吴大娘饺子馆,这家我来过,味道不错的。都是熟人,平也不客气,随便点了几个大家都爱吃的。菜上来了,平和媛连连说不错不错。虽然只花了几十元,但还是吃得很尽兴。这时电话响了,是黎打来的,说是顾不上来参加了。本来也约了黎,只是因为她太忙,怕打扰她,心里说但愿这家伙忙得把这事给忘了,可她还是记起来了。听着黎抱歉的声音,心里却暗暗感叹友情的恒久温度。

        和一个老乡聊着天,我说这段时间不怎么见你,他说在,只是隐身,我说干么要隐身,他说她不想让他上网。我知道,她指的是那个续弦的小女人,她的妻子由于难产而死了。我很惊诧,调侃道:“结婚了就这么不自由了?”他说,你以为呢。天哪,现在的人都怎么了,彼此之间没有相互信任,感情像是浮萍,变得如此脆弱与虚伪。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我是那么的无助与绝望,站在城市的邮筒旁,我不知道该把自己的孤独寄向何方。

      一个人走在落寞的大街,路灯已亮,有些时分了。前面有个问路的女人,提着看似不轻的行李,听口音是临县人。走过的时候就不由得留意了一下,一张熟悉的面孔,原来是一个本家姑姑。我问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到哪去,她说来伺候儿媳妇做月子,明天就满月了,但今天晚上却被儿媳妇赶出了家门。我问你儿子也没理吗,她叹了口气,说,他哪敢呀。我暗暗感叹,农村的婆婆太难当了,掏心挖肺地给人家,也得不到人家一点好处,因为穷啊。我将姑姑领到了我的住处,好多年都没见了,两人说了一些家里和村里的事情,就各自睡去了。夜里似乎听到姑的叹息声和轻轻的啜泣声……

        不经意中打开了原来单位的那个网站,看到其中的一篇文章好熟悉,仔细一看,原来开头的那一段全部是用了我写过的一篇文章。我真是看不起这部分人,虽说是天下文章一大抄,但你得设法改成你自己的语言,还那么明目张胆地放在一起。想当初我给一个远方表姑写了一篇文章,表哥看了,觉得文笔不错,就把我推荐到了那个单位。在那儿,尽管工作很苦很累,但我干得很出色。却因为顶头上司是个女人,很势利,很恶毒,我只好选择了离开。因为我永远记得一句话,你可以选择离开,但千万不要抱怨,让她得意去吧。现在我又在重新寻找工作,他们却在我走了后继续用我写过的东西,真让人不是滋味,干么不自己去努力呢。我又想起一起工作过的那几个懒家伙,不学无术,每天的工作少得可怜,却还要想方设法逃脱,闹得各科室怨声载道,不断找主任的麻烦,但依然在那个女人面前很得宠,得到她的庇护,就是仗着有个好的背景。

        无论怎么努力,一切都是徒劳,这个世界长着一张恶意嘲弄的脸,让人愤恨却又无能为力,任何的安慰都成虚妄。对于这个世界给你的冷落、挤压与伤害,你只能默默承受,没有谁会去维护你脆弱的自尊,你只能在打击和抵毁中破碎或坚强。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