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engjinfang0829的博客

文学是我心灵的皈依

 
 
 

日志

 
 

秋游柏洼山  

2008-08-22 11:06:41|  分类: 风土人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雨迷蒙中,我们登上了中阳县境内的柏洼山。

穿过古色古香的石牌坊,迎接我们的是两棵巍然挺立的大树。这就是有名的“迎客松”与“望客松”,遗憾的是这两棵树已于2000——2001年间相继枯死了,据说是由病虫引起的。我的心底涌起一种无法弥补的失落感,责怪自己来迟了,同行的高先生轻轻地叹道:“树也有它一定的年龄啊!”,是啊,这两棵历尽千年风雨,目睹人世沧桑的老树,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静静地复归于自然,它们休息了。我们只能从现存的轮廓去遥想它们当年的丰姿,从遗留的照片上去领略那曾有的葱郁与生机了。

柏洼山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山上有一处巍峨雄宏的古建筑,便是令人神往的道教圣地——龙泉观。

进入观内,我们受到负责人郭绍仪老先生的热情接待。据他介绍,柏洼山龙泉观初建年代不详,按观内现存的的石碑记载,第二次复修于金大定十年(1171)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了。

龙泉观古建筑分为真武庙和昭济圣母庙两部分建筑群。我们首先参观了真武庙,真武庙建筑主要包括正殿、东西配殿、山门、钟鼓楼、东西藏经楼等,灰瓦高墙,气势恢宏。步入正殿,高大威严的真武大帝手握宝剑端坐其中,他面色黎黑,双目炯炯有神,让人望而生畏。左右两侧是龟、蛇二将,龟将儒雅俊逸,不失风采,蛇将面目狰狞,威风凛凛。这些泥塑彩像均色彩绚丽,形象逼真,颇有大唐遗风,案前香雾缭绕,摆放着鲜果贡品,地上放一蒲团,供游人磕头朝拜。

从真武庙到昭济圣母庙要经过一道用碎石铺就的长廊。

漫步于长廊间,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而来,直入肺腑。循着清香味,映入眼帘的是那漫山遍野、千姿百态的苍松翠柏。其间,松树与柏树相互夹杂,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忽然,我发现绿树丛中偶尔露出的枝干居然是白色的,就象刷了一层白灰一样。正纳闷间,听见郭老说:“你们看,那就是这儿稀有罕见的白皮松。因为树皮白,不同于别的树,所以起了这个名。”郭老还对我们说,白皮松有奇特的药用价值,树皮熬煎汤药后可治脚气和白癜风,多吃松籽可根治少白发。

兴致勃勃的我们一路向前,绿树掩映下露出了屋舍的一角,昭济圣母庙到了,昭济圣母庙依山而建,古朴典雅、精巧秀丽。其主要建筑有昭济圣母殿、老君庙、三官庙、扶桑庙、玉皇庙、山神庙、土地庙、寝宫、戏台,东西膳房及“八角琉璃井”和“介石山房”等。

往西一拐,拾级而上,就是“傅山纪念馆”。傅山是山西阳曲人,明末清初我国著名医学家、书法家、思想家,因仰慕隐居在山上的学士王晤的才华,曾于康熙十三年(1675)来此旅居一年之久,并留下了大量诗词作品。馆内有他的白色塑像,高达3米,神情庄重严肃。

出了纪念馆,凭栏俯视,着眼处就是柏洼山仅有的那棵古槐,名曰“老君槐”,大约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虽历经雨雪风霜,却依然青翠挺拔、枝繁叶茂。距“老君槐”不远的是“祝寿柏”与“镇山柏”,“镇山柏”两人不能合抱直刺云霄;“祝寿柏”刚劲挺拔、独具风姿。往西走大约10米,就是谓为奇观的“双柏台”了,那树破石而出,双杆凌空高指入云,粗壮的枝叶伸展开来,遮天蔽日,翠绿的柏叶在风中飞舞,昂然挺立于半空之中,说不清究竟是一棵还是两棵?真称得上是奇绝的景致了。再往前走不远,就是“傅山真迹碑亭”,他的真迹被刻在一块欲倒未倒的石碑上面,写的是“甲寅八月同胡季子过吾主介石山宿龙泉观道靖傅山题”,字迹苍劲有力,颇具名家气势。

往东踅回,穿过戏台底下的门洞,进入一个精巧别致的小院。这是一处仿民居四合院的建筑,正面是寝宫,寝宫的对面是戏台,左右两边是东西膳房。闻名遐迩的“八角琉璃井”就在院子的正中央,白色的井台,刻着古朴的花纹,周围也是白色的石栏,栏上系着一根绳子,这是打水用的,放下绳子,打一桶上来,喝上一杯,呵,果然名不虚传,那水清冽甘醇,堪称“玉液琼浆”。据郭老介绍,这水名“圣水”,可以消灾免难、医治百病,有延年益寿之功效。他这个患脑梗塞的病人,到这里五年来病未复发,且身体康健、精神矍铄,就是长期饮用“圣水”的缘故。“我今年六十八岁了,人们都说我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老人得意地说。他还说:“这水还有一个神奇之处,就是冷饮以后不会闹肚子,完全可以敞开喝,还可治胃病呢”。

从寝宫旁边的楼洞上去,就是昭济圣母殿。殿内工艺精湛、色泽鲜艳的圣母塑像端庄秀丽、栩栩如生,两旁的仕女云鬓高绾、仪态万方,好一幅普渡众生图!圣母像的左侧是一观音送子的塑像,也是慈眉善目,秀骨清香。相传农历3月17日是昭济圣母的生日,所以把这天定为传统庙会,会期为三天。这三天整个景区完全开放,免费旅游,届时观内香烟缭绕,游人如云,各种民间艺术活动荟萃其中,热闹非凡。

圣母庙右侧是“介石山房”,为一呈“介”字形的天然石窟,这就是中阳知名学者王晤和傅山当年的“寝室”了。石窟非常低矮,进去的时候得猫着腰,朝东的方向开一小窗,紧贴磁卡窗有一小炕,宽大约1米,长大约1.6米,紧挨着炕是一小小灶台。看到这个小炕大家都笑了,真难想象当年这两位满腹经纶的学者是怎样蜷曲在这儿切蹉医术、谈诗论文的?关于傅山和王晤的相识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中阳有一商人,他在异乡得了一种头疼的怪病,便到精通医术的傅山那里去求医,傅山给他开了一个很怪的药方:吃一百个人的头油就可痊愈。这位商人为难了,一百个人的头油就是一百条性命哪,他哪里去寻找呢?绝望之余只好返回故里,听天由命。闷闷不乐的他这天去柏洼山浏览散心,正好遇见了在此居住的高人王晤,王晤见他愁眉苦脸,就问他有什么为难事?这位商人将自己得病,傅山开方的事和盘托出。王晤听了哈哈大笑:“这有何难?”便让他先去赶制一百顶瓜皮小帽,3月17日这天送上山来。商人喜滋滋而去。转眼,庙会就到了。王晤让那位商人拿着新帽子去会场最热闹的地方,看谁的帽子最脏,跟他去换,换完为止。商人来到会场一看,太热闹了!人挨人,人挤人,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那个时候男人都留辫子,洗头特麻烦,很多人的帽子都是脏兮兮,油乎乎的,所以脏帽子并不难找,更何况是以旧换新,何乐而不为呢?没用一个时辰,大功告成。王晤让他把那些脏帽子煮了,然后把脏水喝下去,病果然好了。病好后的商人特地跑到傅山处,将王晤给自己破解药方的事讲给他听。傅山没有想到小小的中阳竟有这等聪慧之人,遂起身前往柏洼山拜访。后来的事就是两人结为好友,后相携离去,为柏洼山留下一段令人回味的佳话。

尔后,我们又浏览了圣母殿后的扶桑庙。

从扶桑庙出来,郭老说他还有事,不便陪同。我们婉言相谢,往林子深处走去,寻找那奇特的“石棺”以及“玉皇庙”由于天气不好,游人不多,林子里静静的,偶尔有一两只鸟落在枝头鸣叫,叫声嘹亮且传得很远,也可算是这里一种高雅的音乐了。沿着杂草丛生的小道一路向东,这里古木参天,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和低矮的灌木,有时还会在树根下发现一两朵蘑菇以及一些黄羊的粪便。听说这后山还生长着很多种中药材,可惜我们不认识。如此古朴幽雅的环境,对长期被困于城市喧嚣的游人来说,确实是一难得的休闲之地!

那“石棺”位于一棵大树底下,形状酷似棺材,接近上面的部分横裂开一道长长的缝隙,将这块石头一分为二,上部分就是“棺盖”。可我们尽管在林子里转悠了大约一个小时,也未找到所谓的“玉皇庙”,只好恋恋不舍地下了山,终觉有些不踏实。

回首望去,青绿得象黛一般的柏洼山犹如一位慈祥的老人引领着他的万千子孙静静地立在那儿,秋风拂来,漫山的树木轻轻摇曳,恰似老人在展颜微笑……

我们与他轻轻地挥手作别。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